您的位置: 首页» 学团工作» 创新创业

辅导员李顺直播年级大会 收获3.4万访问量

发文时间:2017-07-28 09:32

3月17日21时,我校文法学院2016级的253名同学齐齐等在寝室,同学们或坐或卧,有的干脆在床上裹着被子,各自用手机或电脑打开同一个直播应用程序,点击同一个主播,很快,辅导员李顺出现在直播画面上,宣告2017年文法学院2016级第一次年级大会”正式开始。

长达一小时的年级大会结束后,李顺惊讶又不乏惊吓的发现,直播竟然创造了3.4万的访问量。

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中指出:要运用新媒体新技术使工作活起来,推动思想政治工作传统优势同信息技术高度融合,增强时代感和吸引力。这次我校辅导员的直播,不仅打破了老师和同学之间的隔阂,让同学们对李顺的称呼从“李老师”变成了“顺哥”,更收获了太多的意外之喜。

直播年级大会的初衷:心动与心疼

李顺坦言,作为80后,这次年级大会是他的第一次直播,在此之前,他几乎从未了解过直播,甚至有点抵触,但这点个人喜好,最终是被同学们改变了。

最初踏入辅导员行列的时候,“李老师”是李顺特别喜欢的称呼,可随着阅历增长,他发现“老师”与“学生”两个称谓之间,隔着巨大鸿沟,在面对面的单独交流中,学生也很难将他当做一个朋友而非老师。想要了解学生的所思所想,帮助他们解决生活和情感中的困难,非得打破两个称谓的隔阂。

李顺很了解,文法学院4个专业的同学课表时间参差不齐,每学期的三次年级大会往往选在中午或晚上八点半以后,有的同学下课后来不及吃饭就赶着去开会了,在哈尔滨寒冷的天气里,饿肚子开会简直是生命不能承受之痛,就更谈不上师生互动了。

李顺还想到,现在“低头族”越来越多,在学校里也同样如此,不如就通过手机找到学生的兴趣点,把年级大会从痛苦变成乐趣。他知道学生们对直播很感兴趣,干脆就在直播平台上开一次新颖的年级大会。

手写作业“磨磨枪”,方言直播“心灵鸡汤”

既然打定主意做一次直播年级大会,准备工作就必须做周全。李顺准备好会议内容,观摩参考了很多直播,而且谨慎地避开了那些负面话题较多的直播平台。在会议前几天,他通过多种方式通知学生会议的方式、时间,同时在微信群和朋友圈里公布ID地址,欢迎家长参与直播互动。

就这样,直播热热闹闹开始了。

李顺将大会分成三个部分,第一部分是对上一学期的成绩做总结和梳理,并总结寒假作业完成情况,这份寒假作业被限制在5000字左右,主要内容就是学生个人的未来人生规划,要求必须是手写的,李顺说让学生写这样的作业并非无的放矢“这份作业有两个目的,文科生的文笔就是武器,要磨磨枪,再一个是催促迷茫的大一新生思考未来的人生路。”

直播第二部分,是学生比较感兴趣的问题,比如有关学业的相关政策,以及涉及恋爱、人际关系等的热门话题。

第三部分是师生互动,学生提问,李顺回答。在直播平台上同学们都是使用昵称,破除了面对面的尴尬,也打破了师生隔阂的坚冰,有同学提问有关游戏的话题,还有同学向老师抱怨“男朋友不知在哪”,大胆坦露出对恋爱的好奇和向往。

那些面对面都羞于启齿的隐私话题,在直播这个隐匿了真实身份的平台上,可以拿出来询问老师,也可以请别人帮助,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,消除了师生间的隔阂。

“有人不冲厕所怎么办”到“保研政策新变化”这样林林总总的问题,李顺回答了三十多个,其中穿插了他用辽宁方言讲述的励志故事,这些被精心选择出来的“心灵鸡汤”不但没有惹人反感,还被同学们当做经典话题,互相交流。

“李老师”成功蜕变成“顺哥”

在直播中有个网友恶意刷屏,文法学院的学生礼貌而严肃地要求对方不要扰乱会议秩序,这让李顺一度捏了一把汗,所幸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引起更大的波澜。那位恶意刷屏的网友在直播结束后给李顺发来私信道歉,说他是上海某大学的学生,看到这样的年级大会羡慕嫉妒恨,但是羡慕和嫉妒没表现出来,只把恨表达出来了。

李顺有信心让直播继续做下去,因为他还收获了几个意外之喜。

直播吸引来文法学院的一百多名毕业生,师兄师姐与师弟师妹的交流异常火爆,有位在律师事务所工作的师姐直接放话“通过司法考试的师弟师妹,可以来找我哦。”毕业生与在校生的桥梁就这样搭建起来了,职业之路不再四顾茫茫。

学生家长们也在直播后联系他,表示这些直播话题正是家长们特别关注的,感谢李老师,同时希望以后家长参与的直播多一些。做学生工作,如果有家长参与,一定会事半功倍。

李顺说,这次直播让他坚定了自己的1+3+N的工作模式:每学期1次的传统年级大会是直播无法替代的,3种与同学面对面交流的模式,还有N次直播。直播内容也将不限于年级大会,不定期组织直播平台的家长会,甚至直播同学们普遍关注的“迎新晚会”等大型校内活动。

一个老师面对253个同学的年级大会直播,却创造出3.4万的访问量,有人说,李老师就快成“网红”了,但李顺对这个称谓很反感。“我不是网红,我也不想当什么网红。手段和平台不重要,重要的是目的和内容,多做点有意义的正能量的事,占领这个平台,那直播就能有积极向上的气场”他说,做直播的初衷,从头到尾也只是想拉近师生的距离,做好辅导员的份内工作,他最中意的,还是走在校园里,那一声声亲热脆亮的“顺哥”。(文:郭楠枫)